BOB官方登录页面-​呷哺呷哺2019年净利大幅下滑:百亿营收目标落空 高盛预测2020将由盈转亏

BOB官方登录页面-​呷哺呷哺2019年净利大幅下滑:百亿营收目标落空 高盛预测2020将由盈转亏

BOB官方登录页面-​呷哺呷哺2019年净利大幅下滑:百亿营收目标落空 高盛预测2020将由盈转亏

中国网财经3月11日讯(记者陈琼 见习记者贾玉静)3月10日晚间,呷哺呷哺(00520.HK)发布公告称,2019年度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预计减少约28%-38%。呷哺呷哺在2016年启动三年规划,提出到2019年实现一千家门店一百亿营收的目标,2019年呷哺呷哺顺利实现门店突破一千家目标,但其营收体量距离一百亿元仍相距甚远

与此同时,呷哺呷哺还需要面对高速扩张压力下净利润增速放缓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高盛报告预计呷哺呷哺今年上半年同店销售跌幅35%,净亏损2.11亿元人民币。由于疫情带来的店铺扩张放缓和客流量下跌,高盛下调了呷哺呷哺、海底捞以及海底捞关联公司颐海国际的盈利预测。

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2%

3月4日晚间,呷哺呷哺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较2018年全年有显著减少,3月10日晚间,呷哺呷哺补充披露,2019年年度净利润预减28%-38%。呷哺呷哺在公告中表示,该减少主要是租赁相关的国际会计准则变化所致。

影响呷哺呷哺净利润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6号-租赁》由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于2016年1月发布,2019年1月1日生效。其核心变化是取消了资产负债表内融资租赁和资产负债表外经营租赁的明确划分,转而使用单一的资产负债表内会计模型,要求承租方将租赁合同相关的租金开支录于折旧及摊销项下。呷哺呷哺表示,由于集团目前经营涵括1000多间餐厅的庞大餐厅网络,应用国际财报准则第16号的影响将为重大。

呷哺呷哺发布2019年半年报显示,实现营收27.12亿元,同比增长27.4%,净利润2.10亿元,同比下降2.0%。在半年报发布之前。呷哺呷哺也发布了出于同样原因的盈利预警报告。财报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呷哺呷哺流动资产净值同比下降47.6%,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同比下降52.9%,折旧摊销成本同比增长284.0%。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会计准则调整而导致的业绩下滑说明此前其业绩就存在利用规则漏洞掩饰真实表现。

即使刨除折旧摊销成本的增加,呷哺呷哺还需要面对内外部的压力,内部压力来自于高速扩张下的利润增速放缓,外部则来自于自于竞争对手不断增加对其消费者的分流。

百亿营收目标落空

2014年,呷哺呷哺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火锅品牌。登陆资本市场的呷哺呷哺启动了快速扩张策略,呷哺呷哺2016年启动三年规划,提出到2019年实现一千家门店一百亿营收的目标,同年推出中高端火锅品牌凑凑。

如今看来,这项三年规划只实现了一半,门店破千家已无悬念,营收破百亿的目标则遥遥无期。据呷哺呷哺发布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呷哺呷哺直营餐厅数量达955间,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76间呷哺呷哺餐厅及13间凑凑餐厅的新门店开出。营收方面,2018年呷哺呷哺营收额47.34亿人民币,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7.12亿元,距离百亿营收目标相去甚远。

快速扩张为其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带来了较大的成本压力。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呷哺呷哺所用原材料及耗材9.97亿元,同比增长25.9%;员工成本7.20亿元,同比增长33.7%;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1.26亿元,同比下降52.9%;折旧摊销成本3.75亿元,同比增长284.0%。此外,因实施国际财报准则第16号导致集团租赁负债大幅增加,呷哺呷哺的流动资产净值仅5.48亿元,较2018年底下降47.6%。

快速扩张使得呷哺呷哺保持了营收的稳定增长,但其净利润则受到了冲击。财报显示,呷哺呷哺营收从2015年的24.25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47.3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4.8%,净利润增速则在2017年之后放缓,到了2019年上半年,其税前净利润下降了22.1%,净利润下降了2.0%。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依托整个新生代消费思维跟消费行为,呷哺呷哺的营收增长,但是成本增加以及门店扩张蚕食了其净利润。“2020年整个中国的餐饮行业进入了微利甚至亏本这年度,这对呷哺呷哺而言是巨大考验。”

高盛预测上半年亏损2.11亿元

竞争对手不断增加对其消费者的分流也在加剧。财报显示,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及深度营销活动的开展,2019年上半年,呷哺呷哺的同店销售额同比降低1.9%。以华北市场为大本营的呷哺在2019年8月提出了五年策略扩张规划,持续开发包括华南地区在内的新市场。据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呷哺呷哺已在华南市场开出3家门店。朱丹蓬指出,如果没有颠覆性思维改变,呷哺呷哺在南方市场很难有大的突破。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国内餐饮业,面对客源骤降及诸多限制性要求,餐企纷纷关闭堂食门店,呷哺呷哺的千家门店亦不例外。呷哺呷哺集团新任执行总裁赵怡曾表示,餐饮业6月以后才会慢慢攀升。“疫情结束后,旗下餐饮品牌凑凑开店速度并不会放缓。”

疫情对餐饮行业的重创是显而易见的。由于疫情带来的店铺扩张放缓和客流量下跌,高盛下调了呷哺呷哺、海底捞以及海底捞关联公司颐海国际的盈利预测。日前,高盛发表报告分别对呷哺呷哺、海底捞和颐海国际2021年的盈利预测下调9%、13%和3%;同时,将三家公司今年的盈利预测分别下调70%、79%和7%。高盛表示,目前疫情会影响餐饮股短期餐饮表现,对于品牌而言,推动外卖的收入、租金谈判以及增加品牌现金流是当务之急。高盛预计呷哺呷哺今年上半年同店销售跌幅35%,净亏损2.11亿元人民币,下半年翻台率将逐渐恢复正常水平。

( 作者:陈琼 贾玉静编辑:郭帅 )